从可汗学院微课程获得的启示

发布时间:

  可汗学院在短短的时间内,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对当前的教育模式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促使教育者对当前教育模式的思考和改革。其中一些做法值得我们思考及借鉴。

  整体而言,可汗的比例微课程呈难度递进,这个章节的学习是从最基础的内容开始,从生活中常见问题引入,到各大名山高度比较和需要代数分析比例问题,每个讲解都耐心细致,且进度较慢。时长从1分多钟到10多分钟不等,最高不超过15分钟,平均时长6分钟。

  课程时长与讲授内容难度、广度成正比,这种较短时间的讲解支持移动化学习,尤其适合学生利用零碎时间观看。可汗学院模式的教学微课程,属于教师思维讲解过程,需要学生步步紧跟,要求学生保持注意力集中。教育心理学研究表明,一般青少年的注意力持续集中只有10分钟~30分钟左右,所以可汗学院这种短时学习也有利于学生高效利用自己的注意力。

  在解题方法方面,可汗十分注意采用多种解题办法,通过一题多解,变式训练使学生更好理解所讲内容。他的思维方法,在微课程中得到很好的体现,如第五讲对比例式中的未知数n求解中,采用一题三解的办法进行分析,习题讲解中也都注意采用两种方法以上进行讲解。这里的一题多解,使得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在自己认知发展水平和已有的知识经验基础之上,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解法。

  我国《全日制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实验稿)》指出,“数学教学活动必须建立在学生的认知发展水平和已有的知识经验基础之上。”事实上,我们的教材编写也充分按照这一原则。同时,我们很多一线教师也注意到了一题多解解题方法的重要性并对学生反复强调。但是,颇有争议的是我们学生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是没能高效完成学习任务。除去学生本身的原因,我们的教师在教学过程中,是否能有意使得自己的教学能更好跟随学生的认知发展?一题多解的解题方法是否典型有效?学生是否真正理解一题多解背后的解题方法?同时,我们也可进一步思考并寻求答案。学生认知水平的差异与班级授课制下大班授课的矛盾是否可以通过分层走班或可汗学院教学模式下的微课程得到改善?解题方法典型有效性能否举全科室乃至全校之力寻求解决?亟待解决的这些问题还需教育工作者们的我们继续努力。

  整个授课过程中,可汗并不出现在教学视频中,只是在一块占据整个电脑屏幕的“黑板”上,用鼠标代替笔进行手写板书。授课视频中不出现主讲人,仅有一张充满画面的“电子黑板”,板书为手写笔记,这样的授课,使得学习者不易被老师的形象、表情、动作等分散注意力,同时又具有传统课堂的画面感。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可汗采用“彩色笔”进行讲授,在比例教学的例2中,他用黄色表示苹果,用橙色表示橙子,用红色表示草莓,而且在整个讲授过程中,对应水果种类选择对应色彩,并在他的所有教学讲解中一直坚持使用各种色彩。这种做法,使得他的教学除了向学生提供简单的教学内容外,还在改善课件的表现形式下,使画面更具有人性化和吸引力,从而为学生创造出效率更高的学习环境。因为心理学的研究表明,色彩对人的心理影响并不是单向的、绝对的,还会受到人的性格、年龄、地域等因素的影响。教学中结合学生的特点,配置恰当的色彩设计方案,可以达到色彩、教学内容、学生心理的和谐统一。所以可汗以鲜明的色彩语言进行讲学,可以给学生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引起学生的无意注意,提高学习效率。这同时也给我们带来启示,注意选择恰当的色彩设计方案,提高课程的利用效果。

  在第四讲比例化简中,求苏打水与人的化简式子的讲解中,可汗在整个讲解过程中,一直保持cans of soda和people这两个单位的书写,在整个比例课程甚至其他很多课程的讲解中,他没有特意强调过要对单位进行书写,在他们的求解中,单位与式子是同存的。这让我想起我们的学生在解答问题经常出现的一些小问题,如列式计算时,忽视对单位名称的书写或错误书写单位名称。事实上,能否正确地给算数结果注明单位名称,可以清晰反映学生对自己解题方法的理解与否,同时也是一种信息的反馈,可以帮助教师对学生开展教学。或许个别教师认为算式写对才最重要,单位名称只是小问题。但是,只有秉承“课堂无小事,小事牵动大过程”的教师,才能更好建立高效课堂。

  以上只是笔者基于对可汗学院教学内容、板书等方面的一些分析及反思。可汗学院热浪下,也引发了人们对其众说纷纭、各不相同的评价。有人认为,可汗的教学方式存在“过度简化”的缺陷;也有人认为,可汗模式预示着在线教学的未来发展方向。[3]也有人指出,课程内容较为简单,只适合基础学习,不适合深入学习,不利于学生的发散思维培养。当然,笔者也观察到可汗的比例微课程中存在着字迹潦草,算错数等缺陷,但是,不可否认,基于视频资源的教学,可汗学院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在这个数字化时代,我们要接受并迎合学习方式和受教育的方式不断变化的这一趋势。对当前的视频公开课、视频资源共享课、微课等视频类资源建设,我们也应持理性态度。[4]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可汗学院的课程绝大部分是可汗一个人设计的,在某些课程上必然会存在一定的知识偏差,所以,需要更多的人,不管是教育工作者还是其他行业的工作者一起投入到这个行业中来,为教育变革注入新的活力,为教育贡献更多的学习新资源和学习新模式。

  2.本公众号所转载文章不代表我们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删除相关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118图库彩图印刷